憑空杜撰王拓收賄《中時》敗訴

摘要

黃如萍聲稱看過筆錄,但計軸器案筆錄中,從頭到尾都沒人指控王拓收佣,黃仍恣意發稿毀損王拓名譽。

  • 2005.10.16  中國時報 宋乃武穿針引線? 台鐵計軸器 藍綠皆抽佣 黃如萍/新聞幕後

因計軸器弊案而被起訴的前精業公司協理蔡錦鴻,去年六月在台北市調查處的調查筆錄中明白指出,曾經協助阿爾卡特取得計軸器案的立委包括卓伯源(國民黨)、王拓(民進黨)及黃政哲(台聯)等三位立法委員,並在交通部長林陵三辦公室完成協商,總佣金約台幣一億一千萬元。

民國八十五年招標的台鐵計軸器,阿爾卡特公司得標,不過,遭另一家投標廠商西門子以阿爾卡特投標產品未經認證為由提出異議,期間還引起當時擔任總統府秘書長的陳哲男關切。

經過六年的纏訟,台鐵終於在民國九十一年廢標,並於當年的十月重新公告招標。

不過,重新招標過程亦不順利;先因投標家數不足而流標,後又因為阿爾卡特向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提出異議,指台鐵的招標規定不符世界規範,工程會因而裁定廢標。

上億佣金 蔡錦鴻:立委拿錢

蔡錦鴻透過立委王拓的助理劉大福、現任交通部公路總局主任秘書宋乃午(當時擔任基通部長林陵三的機要秘書)等人的協助,在立法委員卓伯源的安排下,於林陵三辦公室找來當時的台灣鐵路管理局長黃德治(現任交通部運輸研究所長)、副局長徐達文(現任台鐵局長)及台鐵電務處長等人開會研商,達成台鐵計軸案的招標將訂出兩公司(阿爾卡特及西門子)皆可接受的規範。

雖然林陵三及黃德治等人宣稱時間太久,已經忘記是否曾召開過上述會議。不過,這項重要的協商結果,使得台鐵在民國九十二年七月廿八日立即完成計軸器的採購規範再次公告招標,阿爾卡特擺脫技術規範限制,順利以低於底價六億八千萬元取得計軸器採購合約,比預算價格近十億元,少了台幣三億多元。

蔡錦鴻在調查局筆錄中坦承,阿爾卡特公司同意拿出台幣一億一千萬元作為佣金,其中,近四千萬元由其交給阿爾卡特亞洲區負責人張國平、立委卓伯源、黃政哲(透過張國平支付),另七千萬則交由西門子公司處理,支付對象包括立委王拓、王拓助理劉大福、西門子台灣區代理登陽老闆吳定發等人。

檢調懷疑 另涉ETC等弊案

檢調單位去年偵辦計軸器弊案時,意外查出蔡錦鴻可能也涉入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ETC疑似綁標案,為進一步追查其他弊案,檢調單位今年初對於計軸器起訴的名單,僅限於蔡錦鴻、劉大福、張國平、吳定發及駱一華(前西門子台灣區總經理)等人,並未包括官員及立法委員。

檢調單位懷疑,蔡錦鴻透過宋乃午斡旋的採購案可能不只有計軸器,檢調開始將偵辦矛頭指向宋乃午,追查其擔任交通部長林陵三機要秘書期間,交通部及其他單位的各項採購案。

檢調單位積極偵辦計軸器、ETC等交通部弊案,由於蔡錦鴻的筆錄非常明確,而被指涉的立委不乏準備投入縣市長選舉,當時就有人預估這個「弊案」,勢必在選舉發酵。果不其然,調查局的資料、甚至通聯紀綠就出現在揭弊立委的記者會上,不過,由於此案又是藍綠通吃的典型,這把火會燒多大?有待觀察。

平反

Source: 憑空杜撰王拓收賄《中時》敗訴 2009年12月16日蘋果日報

【綜合報導】《中國時報》四年前在A5版報導立委王拓涉嫌收受廠商佣金,結果法院調查發現報導內容是記者憑空杜撰的,台灣高等法院昨判決《中時》和撰稿記者黃如萍要連帶賠償王拓名譽損失六十萬元,並在《聯合報》、《自由時報》的A5版各登一則道歉啟事。刑事部分已在去年依誹謗罪判黃如萍二月徒刑、緩刑兩年確定。

「判太輕考慮再上訴」

民進黨前立委王拓昨認為判太輕,「法官沒盡到應盡的責任」,將與律師研究,考慮再提上訴。至於判賠多少,他並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恢復名譽。王拓說,他一路走來清廉自持,《中時》的報導已造成名譽極大傷害,「像把我殺了。」《中時》編輯部則回應:「要等收到判決書後才能回應。」

《中時》在二○○五年十月刊登《台鐵計軸器藍綠皆抽佣》報導,指稱計軸器上億元佣金「支付對象包括立委王拓。」王拓憤而提告。

高院判決指出,《中時》早在同年六月就曾發布相同新聞,但當時政治記者協助查證時,見筆錄與黃如萍的消息不同,已將王拓名字改為「另一位立委」,沒想到黃十月再次撰稿點名王拓收佣。
法院認定,黃如萍聲稱看過筆錄,但計軸器案筆錄中,從頭到尾都沒人指控王拓收佣,黃仍恣意發稿毀損王拓名譽,因此判她應和《中時》一起連帶賠償王拓精神損失。

  • 黃如萍誹謗王拓,判刑2月緩刑2年定讞, 判決文

【裁判字號】 97,上易,684
【裁判日期】 971104
【裁判案由】 妨害名譽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97年度上易字第684號
上 訴 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丙即黃如萍
被   告 乙即夏珍 
二人共同
選任辯護人 黃虹霞律師
上列上訴人等因被告等妨害名譽案件,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5
年度易字第2018、2321號,中華民國97年1月9日第一審判決(起
訴案號: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95年度偵字第870號;追加起
訴案號:同署95年度偵字第18136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
下:
主 文
上訴駁回。黃如萍緩刑貳年;並應向被害人甲即王拓道歉,方式
與內容如理由欄貳、二、(三)所示。
事 實
一、黃如萍受雇於中國時報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址設臺
北市萬華區大理街132號,下稱中國時報),擔任教科文組
記者。緣黃如萍所撰寫標題為「計軸器弊案爆內幕交長辦公
室政商搓湯圓」、刊登於中國時報民國(下同)94年6月2日
綜合新聞A8版之報導:「蔡錦鴻坦承,阿爾卡特公司為取得
臺鐵計軸案合約,共支付新臺幣(下同)1億1千萬餘元。其
中近千萬元交付他,由他分給阿爾卡特亞洲區負責人Mutter
、爾卡特大中華地區負責人張國平及兩位立委。另外7千萬
由西門子公司分配,4千萬給西門子臺灣總代理登揚公司負
人吳定發,3千萬給了另1位立委」,其中「3千萬給了另 1
位立委」部分,因中國時報政治組記者陳嘉宏於94年6月1日
向立法委員王拓及其立法委員辦公室主任劉大福查證,比對
蔡錦鴻相關調查筆錄後,認為情節不符,故回報中國時報,
編輯台遂將王拓姓名刪除,僅刊登「另1位立委」,而未直接
指摘王拓。
二、詎黃如萍明知上情,竟仍未經進一步比對、查證其消息來源
及所掌握之資料是否正確,復於民國94年10月15日以「臺鐵
計軸器藍綠皆抽佣」為標題,撰寫內容包含「蔡錦鴻在調查
局筆錄中坦承,阿爾卡特公司同意拿出臺幣1億1千萬元作為
佣金,其中,近4千萬元由其交給阿爾卡特亞洲區負責人張
國平、立委卓伯源、黃政哲(透過張國平支付),另7千萬
元則交由西門子公司處理,支付對象包括立委王拓、王拓助
理劉大福、西門子臺灣區代理登陽老闆吳定發等人」之報導
,直接指摘甲○涉及臺鐵計軸器採購案且收取佣金對價之不
實事項,並刊登於翌日即94年10月16日發行之中國時報A5焦
點新聞版而散布上開文字,足以貶抑甲○於社會上之人格評
價而毀損其名譽。
三、案經被害人甲○訴由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壹、證據能力部分
一、被告丙○○、乙○及渠等選任辯護人除認劉大福、陳嘉宏、
黃清龍於本案偵查中之陳述、蔡錦鴻在臺鐵計軸器案於93年
6月24日、6月25日、7月7日、7月8日、7月22日、8月11日調
查筆錄、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95年1月4訊問筆錄
,均無證據能力外,對於下列其他各項證據方法,於原審及
本院審理時均未爭執其證據能力,並同意作為證據,本院審
酌其作成時之情況,認為並無不適當之情事,均得作為證據
,合先敘明。
二、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
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又證人、鑑定人依法應具結而未
具結者,其證言或鑑定意見,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之1第2項、第158條之3分別定有明文。查劉大福於94
年12月6日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陳嘉宏於94年11月18日、9
6年8月9日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均已於供前具結(見94年
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56至58頁、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49
至50、52頁、96年度偵緝字第1837號卷第12至13頁),且與
渠等於原審法院審理中以證人身分具結證述及經被告、被告
選任辯護人詰問所述情節大致相符,可以採信,揆諸前揭刑
事訴訟法之規定,應有證據能力。被告丙○○、乙○空言否
認渠等上開陳述之證據能力,未指出有何顯不可信之情況,
自無可取。
三、按共同被告對於其他共同被告之案件而言,為被告以外之第
三人,本質上屬於證人,為確保被告對證人之詰問權,證人
於審判中,固應依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之
詰問,其陳述始得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判斷依據,此由
刑事訴訟法第287條之2規定:「法院就被告本人之案件調查
共同被告時,該共同被告準用有關人證之規定」可明。然上
開規定僅適用於法院審判程序,至於檢察官之偵查程序中,
並無應以人證規定調查共同被告之強制規定。依此,中國時
報總編輯黃清龍因前經檢察官列為共同被告,故於偵訊時均
未命其具結(黃清龍業經不起訴處分確定在案),揆諸前揭
說明,其陳述非無證據能力。況被告丙○○、乙○一方面否
認黃清龍陳述之證據能力,另方面經原審法院傳喚黃清龍到
庭證述之際,被告辯護人黃虹霞律師又具狀表示黃清龍身在
美國華盛頓,有正當理由不到庭作證(見原審第2018號卷五
第159至164頁),於此應認被告已放棄詰問,被告丙○○、
乙○自不得再行主張對於黃清龍之詰問權利,附此說明。
四、再按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外,公務員職務上製作之紀錄文書
,亦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定有明文。查本案起
訴書證據清單所列蔡錦鴻在臺鐵計軸器案於93年6月24日、6
月25日、7月7日、7月8日、7月22日、8月11日調查筆錄等件
,待證事實為被告丙○○所撰報導內容與蔡錦鴻筆錄內容不
同,係以其可讀性之思想內容作為證據方法,為書證,上開
筆錄既係法務部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調查員職務上所製作、
記載受訊問人陳述內容之紀錄文書,應具證據能力。
五、又文書之證據能力,係以確認製作人、製作內容為基礎,避
免偽造、變造之虞,此參諸民事訴訟法第357條規定可明。
查被告丙○○提出之手寫筆記,既經被告丙○○表明為其本
人製作、製作內容無誤,即非無證據能力。至公訴檢察官質
疑其製作時間、消息來源等節,核屬證明力層次,詳後述。
貳、上訴人即被告丙○○部分
一、認定事實所憑之證據及理由:
(一)訊據被告丙○○固不否認撰寫前揭報導刊登於94年10月16日
發行之中國時報A5焦點新聞版,惟矢口否認有何以文字誹謗
告訴人甲○之犯行,辯稱:
告訴人於臺鐵計軸器案發生期間,擔任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委
員,臺鐵為交通部所屬公營事業,臺鐵計軸器採購案涉及國
家預算中之交通預算,受立法院交通委員會監督,故告訴人
之言行及是否涉入臺鐵計軸器採購案,乃屬可受公評之事;
查劉大福為告訴人助理,並為立法委員辦公室主任,劉大福
之行為應視同告訴人之行為,至少告訴人應併承擔並受公評

伊多年來主跑交通部及交通部所屬事業,包含臺鐵在內,伊
對臺鐵採購案長期關注,持續採訪,長達7、8年,檢調於93
年大規模搜索、調查告訴人辦公室,起訴劉大福,賄聲賄影
,本案報導並非空穴來風,是綜合延續之報導,並未超出伊
前報導內容,但告訴人就此以前之報導均未提出告訴。
伊撰寫本案報導起因於立法委員魏明谷於94年10月15日在立
法院召開記者會,以檢調長期對蔡錦鴻、劉大福之監聽資料
指控,除告訴人外,其餘多位泛藍立委如卓伯源亦涉入計軸
器案云云,伊與總編輯黃清龍當日休假,臨時由乙○透過教
科文組組長江昭青處理,江昭青乃緊急聯絡伊針對此突發事
件撰寫平衡報導,伊即憑多年來獲知之計軸器相關資料綜合
彙整,延續94年6月份報導而撰寫本案報導,不同之處在於
立法委員之姓名,伊係就事論事,善盡報導之責而已,並非
未經查證。
況魏明谷記者會亦提及監聽資料可知得標廠商提供4千萬元
讓標金給西門子方(登陽公司吳定發),另提供蔡錦鴻美金
115萬元,暨蔡錦鴻承諾給付告訴人及劉大福金錢之監聽譯
文與劉大福、吳定發、蔡錦鴻等偵查筆錄為證,檢察官起訴
劉大福之起訴書亦認定吳定發支付劉大福150萬元及自90年
起按月2萬元顧問費,本案報導並未偏離事實。
至中國時報記者陳嘉宏屬於政治組,主跑立法院,與伊分屬
不同組,因中國時報記者人數眾多,伊與陳嘉宏不相識,亦
未討論本案報導內容,陳嘉宏並未將94年6月間之採訪結果
告知伊,伊不知陳嘉宏表示應再查證。
計軸器採購案前後超過7年,競標廠商始終為法商阿爾卡特
公司(臺灣國際標準電子公司)及德商西門子公司(登陽公
司),臺鐵於88年間原決標予阿爾卡特,後因阿爾卡特規格
不符而廢標,又與西門子議價不成,重新招標復因2者規格
均不符而流標,臺鐵乃配合阿爾卡特、西門子修改招標規格
,又以歐元匯率上升為由提高招標底價,檢調因認情形異常
而長期監聽調查,並首開大動作搜索告訴人立法委員辦公室
之例,且由監聽資料及蔡錦鴻筆錄均可確知多位朝野立委包
含告訴人在內均有涉案,告訴人亦經檢調傳喚說明,有相關
報導可證,可見臺鐵計軸器採購案不單純;告訴人身為立法
委員,辜負選民所託,不為公共工程品質及公帑把關,竟跨
黨結合,分派系為廠商角力,由告訴人辦公室主任劉大福居
中牽線促使2家廠商達成標前協議,進行圍標,朋分利益,
目無法紀,伊本乎記者天職而撰寫本案報導揭弊,何來不法

(二)不爭執事項:
中國時報於94年10月16日發行之A5焦點新聞版,刊登被告丙
○○所撰寫以「臺鐵計軸器藍綠皆抽佣」為標題,內容包含
「蔡錦鴻在調查局筆錄中坦承,阿爾卡特公司同意拿出臺幣
1億1千萬元作為佣金,其中,近4千萬元由其交給阿爾卡特
亞洲區負責人張國平、立委卓伯源、黃政哲(透過張國平支
付),另7千萬元則交由西門子公司處理,支付對象包括立
委甲○、甲○助理劉大福、西門子臺灣區代理登陽老闆吳定
發等人」之新聞報導;嗣告訴人甲○於94年10月17日召開記
者會表示上開報導內容指涉其收取佣金為不實指控,係中國
時報記者依據1份手抄之偽造蔡錦鴻筆錄,並要求中國時報
公布筆錄或消息來源;中國時報遂於94年10月18日發行之A1
3政治綜合版刊登告訴人上開記者會內容外,同時刊載「本
報說明」表示:「本報報導有關甲○等立委曾協助計軸器招
標案,以及廠商支付給委員佣金等,係根據前精業公司協理
蔡錦鴻,去年6月及7月在臺北市調查處的調查筆錄內容,此
一調查筆錄有案號可以查證,並非蔡錦鴻的手抄筆錄。蔡錦
鴻因涉入臺鐵計軸器招標弊案,已在今年2月初被起訴,目
前仍在審理中。本報報導此一筆錄,係為呈現此案主要關係
人蔡錦鴻對於計軸器案的完整說明,絕無為特定政治人物服
務或其他意圖」等節,為被告黃如萍所不爭執,復有中國時
報94年10月16日A5焦點新聞版、94年10月18日A13政治綜合
版剪報各1份附卷可按(見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8、10頁
、第60頁至反面、第63頁),堪認上情為事實。
(三)被告黃如萍上開報導內容是否為不實事項:
查被告黃如萍所撰上開報導中提及「蔡錦鴻在調查局筆錄中
坦承,阿爾卡特公司同意拿出臺幣1億1千萬元作為佣金……
7千萬元則交由西門子公司處理,支付對象包括立委甲○…
…」,據告訴人指稱為不實事項(見原審第2018號卷五第12
3頁反面)。再細繹蔡錦鴻筆錄內容可知,蔡錦鴻表示因阿
爾卡特公司於88年間標得臺鐵計軸器採購案,但經競爭對手
西門子公司提出異議、申訴,其受阿爾卡特公司之託,透過
劉大福向告訴人陳情,試圖解決紛爭,但行政院公共工程委
員會仍判定阿爾卡特公司廢標,告訴人因認阿爾卡特公司資
格不符而轉向支持西門子公司,劉大福亦表示無能為力,故
蔡錦鴻另尋求立法委員卓伯源協助,並經劉大福引薦吳定發
繼續溝通廠商規格爭議;嗣於93年2月間,阿爾卡特公司與
西門子公司達成協議,西門子公司分配佣金之對象亦不包括
告訴人(詳如附件所示),故被告丙○○報導提及「蔡錦鴻
在調查局筆錄中坦承」云云,顯與事實不符。至蔡錦鴻筆錄
中雖提及:曾答應替告訴人籌措競選費用、曾開立數十萬元
支票資助告訴人辦公室資訊設備、曾代為報銷劉大福之交際
費用每月數千元等情(詳如附件所示),縱屬事實,亦係蔡
錦鴻與甲○、劉大福間之金錢關係,核與被告丙○○報導所
指:西門子公司所得7千萬元佣金之支付對象包括告訴人云
云,出入甚鉅,亦與事實不合。
綜上,被告丙○○於前開報導內指摘:「蔡錦鴻在調查局筆
錄中坦承,阿爾卡特公司同意拿出臺幣1億1千萬元作為佣金
……另7千萬元則交由西門子公司處理,支付對象包括立委
甲○……等人」,核與蔡錦鴻如附件所示筆錄內容不符,顯
屬不實事項。被告丙○○不得徒以蔡錦鴻在陳述過程中多次
提及「甲○」姓名而遽指蔡錦鴻陳稱告訴人涉案。
(四)被告丙○○是否具有相當理由確信為真:
按刑法誹謗行為不罰之前提在「依行為人所提證據資料,認
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亦即行為人須:應
提出相當證據資料供查證;該等證據資料足資證明行為人
有相當理由確信誹謗內容為真實,始能享有免責不罰之結果
,參諸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509 號解釋意旨可明。
關於被告丙○○撰寫上開報導之依據,據被告丙○○於偵查
中自承:「我在報導上有提到蔡某在筆錄的資料」、「我有
看到,但我沒有取得,我是在不同的來源看過,看過2次,
我所寫的是好多天的筆錄,總共有多少我也不知道,來源我
不方便說」(見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50至52頁)、「我
不能確認6月的筆錄是完整的,但是10月我看到的是完整的
筆錄,所以才會提到王委員」(見95年度偵字第870號卷第3
6頁),亦於原審法院準備程序中自承:「我撰寫報導的來
源是我看到蔡錦鴻的筆錄」(見原審第2018號卷一第19頁)
,可見被告丙○○撰寫上開報導之依據為蔡錦鴻筆錄內容無
訛。被告丙○○事後雖改稱:伊依據多年採訪所得而撰寫報
導云云(見原審第2018號卷五第190頁反面)。惟參諸94年1
0月16日報導內容:「蔡錦鴻在調查局筆錄中坦承……」,
中國時報94年10月18日本報說明:「係根據前精業公司協理
蔡錦鴻,去年6月及7月在臺北市調查處的調查筆錄內容,此
一調查筆錄有案號可以查證,並非蔡錦鴻的手抄筆錄」,均
具體指明被告丙○○報導之基礎為蔡錦鴻筆錄,被告丙○○
事後改稱綜合多年報導經驗云云,顯係卸責之詞,不足採信

被告丙○○既稱其報導依據為蔡錦鴻之筆錄、中國時報「本
報說明」亦稱被告丙○○之報導依據為蔡錦鴻筆錄而非手抄
筆錄,但迄本院辯論終結為止,被告丙○○均未提出該份蔡
錦鴻筆錄或其他可資查證之方法供本院調查。至被告丙○○
雖於準備程序中提出其手寫筆記,但此與中國時報94年10月
18日「本報說明」強調非手抄筆錄一節,已屬不符。且被告
丙○○之手寫筆記內容記載:「三個立委30.3美金」、「劉
大福告訴西門子甲○下午要到西門子去拿錢」、「劉與王的
錢要分開,不要讓王知道劉有拿錢」、「期間甲○找了關係
打電話給檢調」云云(見原審第2018號卷一第26、27頁),
均未見於蔡錦鴻筆錄,被告丙○○又拒絕透露其消息來源,
上開記載之出處不明,自不得遽採為被告丙○○合理查證之
確信基礎。況被告丙○○手寫筆記中所記:「立委認為資格
不符轉而支持西門子公司」、「劉大福因為一直有幫我處理
ETC案及計軸器案,如果平常有一些交際應酬發票需報銷,
我有時會幫他處理,惟金額不大,每月約數千元,我會將劉
大福給我的發票轉請我的往來合作廠商,如東貝光電股份有
限公司(副總經理邱顯明負責處理)、和翔公司(負責人黃
文成處理)及精業公司(循公司作業程序請款,我的交際費
額度是每月20萬元)處理,上屆立委甲○選舉時,我有找東
貝光電股份有限公司(邱顯明)、和翊公司、怡安科技股份
有限公司(經理周佩怡Carol處理)幫忙募款,東貝、怡安
是開公司票、和翊公司則是給現金(5萬或10萬元),以上
支票含現金總共7、80萬元,我安排東貝、怡安公司與甲○
吃飯,席間由他們直接把支票交給甲○,甲○後來有開收據
給他們,至於現金贊助部分甲○則沒開收據」、「得標之
ALCATEL公司支付新臺幣7千萬元,其中登陽公司分得4千萬
元,阿爾卡特公司再依原合約比例支付張國平800萬元,我
則分得2200萬元」、「根據張國平向我表示,他的部分有
0.25%是給黃政哲」、「因卓伯源曾幫我向台鐵及交通部陳
情,所以我原本答應他年底立委選舉贊助他,而他表示立委
初選將屆,亟需資金,故我分3次提領現金90萬(華銀北新
分行提領)、90萬、120萬(華銀民權分行提領),共計300
萬元,交付地點分別在松山機場、濟南路立法院會館旁的
7-11便利商店,開南商工前上車交付,過程中卓伯源並沒有
開收據給我」、「中信局宣布廢標,此時劉大福表示無能為
力,我乃另請立委卓伯源幫忙」(見原審第2018號卷一第31
至32、34頁),則與蔡錦鴻筆錄內容若合符節,被告丙○○
大可忠實報導此與筆錄相同之部分,何以捨此不報,反而撰
寫前開未見於筆錄之內容,自有可議。
縱被告丙○○係依據多年採訪所得而撰寫本案報導,惟查上
開報導所指西門子公司分配7千萬元佣金對象包括告訴人云
云,被告丙○○從未提出任何證據資料可供佐證,觀諸被告
丙○○提出伊歷年所撰寫臺鐵計軸器採購案、ETC案之相關
報導、立法委員黃政哲書面質詢紀錄、列管追蹤進度、馬克
匯率表、關於台鐵計軸器相關新聞報導整理、原審法院95年
度矚訴字第1號判決書、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93年度偵
字第11501、7014號起訴書、原審法院94年度重訴字第11號
判決書、通訊監察譯文、通訊監察譯文整理表、電子郵件、
顧問契約書、法務部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刑事案件移送書、
通訊監察作業報告表、吳定發93年6月25日調查筆錄、93年6
月25日偵訊筆錄、93年6月29日調查筆錄、93年7月8日調查
筆錄、93年7月16日調查筆錄、93年12月21日偵訊筆錄、通
訊監察作業報告表、電子郵件、契約書、刑事案件移送書、
劉大福逮捕通知書、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聲請書
、劉大福93年6月25日調查筆錄、93年6月25日偵訊筆錄、93
年7月22日調查筆錄、93年12月21日偵訊筆錄、祥豐業公司
開立之支票及退票理由單各5張、借據1張、吳成偉、馬玉娟
93年11月30日偵訊筆錄等件(見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65
至70頁,原審第2018號卷一第22至26頁、第79至103頁、卷
二第16至21頁、第27至66頁、第67至159頁、第162至189頁
、第192至250頁、第210至222頁、第230至296頁、卷三第8
至10頁、第32至37頁、第38至55頁、卷四第10至89頁、第90
至106頁、第107至116頁、第117至144頁、第145至150頁、
第151至175頁、第176至184頁、第185至253頁、第254至258
頁、第259至279頁、第280至282頁、第283至290頁、第291
至306頁、第307至319頁、第320至335頁、第336至341頁、
第342至348頁、第347至361頁、卷五第3至27頁、第28至63
頁),僅可得知計軸器採購案涉弊,但上開文件資料均未提
及「阿爾卡特公司同意拿出臺幣1億1千萬元作為佣金……另
7 千萬元則交由西門子公司處理,支付對象包括立委甲○…
…」等具體情節,被告丙○○自不得僅因蔡錦鴻曾向告訴人
陳情、劉大福與蔡錦鴻過從甚密、計軸器採購案重新招標時
涉弊,而遽予推認告訴人收受佣金之具體事實。是被告丙○
○此部分辯解,亦無可採。
又據法務部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於96年3月5日肅字第0964
3027590號函覆以:「本處確於94年4月19日因案搜索精業公
司,惟並非臺鐵計軸器所涉相關案件。至臺鐵計軸器案被告
劉大福案件相關資金流向相關事證,均已隨案移送臺灣臺北
地方法院檢察署」(見原審第2018號卷一第106頁),臺灣
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則以96年2月26日函附劉大福、吳定發
、駱一華、白尚飛、蔡錦鴻、吳成偉等人起訴書1份,核其
附表二、三不法資金流向均與告訴人無涉(見原審第2018號
卷一第109至123頁),從而,查無何證據事實可供認定被告
丙○○上開報導關於告訴人收取不法佣金部分為真。
況查中國時報綜合新聞A8版曾於94年6月2日刊登標題「計軸
器弊案爆內幕交長辦公室政商搓湯圓」,報導內容為:「蔡
錦鴻坦承,阿爾卡特公司為取得台鐵計軸案合約,共支付新
臺幣1億1千萬餘元。其中近4千萬元交付他,由他分給阿爾
卡特亞洲區負責人Mutter、阿爾卡特大中華地區負責人張國
平及兩位立委。另外7千萬由西門子公司分配,4千萬給西門
子臺灣總代理登揚公司負責人吳定發,3千萬給了另一位立
委」,亦為被告丙○○所撰寫之報導,此有中時資料庫之新
聞檔案附卷可考(見95年度偵字第870號卷第102頁)。對照
被告丙○○所撰94年6月2日報導內容與本案94年10月16日報
導內容,94年6月2日報導雖未指明立法委員之姓名,但關於
「阿爾卡特公司同意支付7千萬元交由西門子公司處理,支
付對象包括立法委員」部分,則屬一致。關於94年6月2日報
導所稱「立法委員」為何未指明姓名之原因,實係因當時陳
嘉宏即中國時報政治組記者查證認為被告丙○○初稿指摘告
訴人收受佣金部分與蔡錦鴻筆錄不符,茲詳述如下:
據證人陳嘉宏於檢察官偵訊時具結證述:「報社是把黃小姐
寫的東西給我看」、「報社交代我要去查證甲○方面」、「
他們(指告訴人、劉大福)當時的回應是說沒有這回事,就
是沒有甲○的名字。在律師的陪同下,我們有看到證人的筆
錄,但不曉得是否與黃小姐看的是同1份」、「我感覺我所
看到的應該就是黃小姐那1份,因為文句相似,但是我的確
沒有看到甲○的名字,我當時憑我對法律的認知,我就建議
報社要慎重一點,但因為我沒有完整看到黃小姐的東西,所
以只有建議報社小心一點。我有跟我們政治組長官報告」、
「(問:與劉大福確認時,劉大福是否已被起訴?)是。所
以他手上有卷證資料」、「我所看到劉大福提供給我的資料
裡的確沒有這回事,我就如此回報,當時因為我覺得黃小姐
的東西跟劉大福給我看的東西有些不符,所以我就跟報社說
要小心」、「我們共同的結論是有些字眼是一樣,但有些部
分又有落差,所以我們都覺得怪怪的。因為卷證太多,所以
劉大福跟我說黃小姐寫的應該是這一段,然後我們再去比對
,我沒有將整份卷證完全看完」等語(見96年度偵緝字第18
37號卷第13頁、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49至50、52頁),
於原審法院審理中亦證述:「我只會跟吳典蓉報告」、「我
記得我是說希望他們處理要慎重,因為我看到劉大福出示給
我的筆錄裡面跟我說聽到採訪中心給我的內容是有出入的」
(見原審第2018號卷五第131頁),顯可得知中國時報94年6
月2日被告丙○○所寫報導所指「立法委員」即係告訴人,
而報導刊出前1天,報社已指派政治組記者陳嘉宏前往與劉
大福比對確認蔡錦鴻筆錄內容,陳嘉宏閱覽筆錄後,認為被
告丙○○初稿報導關於「3千萬給了甲○」部分,與蔡錦鴻
筆錄內容不符,故回報政治組主任吳典蓉表示該部分內容尚
有疑問,應再查證。
核諸證人劉大福亦稱:「當日陳先生跟我說黃小姐要寫一篇
報導,我問他要寫什麼,他說要寫甲○涉入,我跟他說沒有
這件事,他說黃小姐手中有資料,6月1日他跟我通了3、4通
電話,後面的電話陳先生跟我講得很清楚,說黃小姐的資料
顯示有3千萬資金流向王委員,我當時很氣憤,我說歡迎比
對,我願意將所有卷證資料帶到報社,陳先生說不用,後來
11點多陳先生打電話跟我說他們報社還是決定刊這份報導,
但是會將名字拿掉……6月2日傍晚5點多我在咖啡廳遇到陳
先生,他跟我說經過昨天的事情,黃小姐還是想寫,我說請
他跟總編輯報告,我願意把資料給他或總編輯看,我就跟他
約7點見面,我回去拿資料就到臺大校友會館比對,我當時
的辯護律師也有到」、「陳先生沒有帶資料夾,他說他在報
社看過,一開始他說是手抄的東西,但後來又強調黃小姐說
他那1份是真實的,我們當場把法院調來的資料,我當時研
判應該是6月25日跟7月7日的筆錄,我就翻這些筆錄給他看
,陳先生看過之後就說可以了,我認為黃小姐的資料應該是
有修改過的,陳先生有當場拿起電話打回去跟報社說黃小姐
的東西他現在在跟我比對,他說他認為黃小姐的東西是有錯
誤的,希望報社暫時不要寫,他立刻趕回報社處理這件事情
」等語(見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56至58頁),與證人陳
嘉宏所述情節大致相符,益證陳嘉宏於94年6月2日報導刊出
前,曾與劉大福相約閱覽蔡錦鴻筆錄,發現被告丙○○初稿
報導「3千萬給了甲○」與蔡錦鴻筆錄內容不合,立即回報
報社知悉。
再據證人吳典蓉即當時中國時報政治組主任於原審到庭證稱
:「(問:在94年6月時,妳有沒有請陳嘉宏去查證甲○的
事情?)有,94年6月1日有」、「因為民進黨團是他負責,
這個新聞與甲○有關,所以請陳嘉宏去查證。我忘記是誰告
訴我,印象中好像是教科文組同仁有分資料與甲○有關」、
「那天晚上陳嘉宏回電給我,陳嘉宏不在報社,因為我那時
在報社,他是跟我通電話,他跟我說他去找了劉大福,劉大
福跟他說寫這個要小心,因為檢察官沒有起訴甲○。然後陳
嘉宏還跟我說劉大福那邊有資料沒有講到甲○,我說你可不
可以把資料帶回來讓我們比對,陳嘉宏說資料太多他沒有辦
法帶回來,我的印象到這裡為止他就沒有寫了」、「我的印
象第二天出來就沒有甲○的名字」等語(見原審第2018號卷
五第155頁反面),是陳嘉宏所屬政治組主任吳典蓉亦知悉
被告丙○○撰寫關於告訴人收受佣金云云,與陳嘉宏查證結
果不符,故中國時報94年6月2日報導刊出時,並未揭露告訴
人姓名。
就上開查證經過及查證結果,被告丙○○雖辯稱不知情,稱
:跨組、跨路線查證事前或事後均不會通知撰稿記者,伊看
報紙才知道有沒有平衡報導,從沒有人告知伊,伊組長從未
告知伊所撰寫報導經查證後有何問題云云(見原審第2018號
卷五第194頁反面)。惟據共同被告乙○即中國時報副總編
輯於原審法院審理中供稱:「(問:6月份的報導把名字拿
掉,是否是你決定?)是編輯台決定的,我事後也沒有特別
去問怎麼處理這件事情,因為我想編輯台那邊會處理,我所
說的編輯台是有可能是總編輯或各版編輯,名字拿掉是比較
特別,因為我們刪節稿子單獨把名字拿掉比較特別」、「因
為記者都在外面採訪,所以截稿都很緊張,不一定會知道查
證結果,但各組的組長一定會知道,一定要相互通報」、「
(問:組長知道查證的結果之後,會不會跟自己的組員說?
)照常態來說,應該要去說明,其他組查證的結果」等語(
見原審第2018號卷五第193頁反面、第194頁反面),證人吳
典蓉於原審亦證稱:「(問:一般來說你們有查證過的報導
查證結果會轉告給撰稿記者嗎?)如果是我這1組的我會」
(見原審第2018號卷五第157頁),蓋若跨組查證結果均不
相互通報、從不告知撰稿記者,將導致記者無從修正自己報
導內容或方向,則查證目的盡失。況共同被告乙○亦有警覺
:「這個事情非同小可,請你們要拿到書面資料,同時跟政
治組通報,要跟所有相關的委員們確認」(見原審第2018號
卷五第193頁),上開報導內容既指涉甲○收取佣金,情節
嚴重,撰稿記者豈可能完全置身事外,絲毫不知查證結果。
故綜合共同被告乙○與證人吳典蓉所述,跨組查證結果,組
長一定會通報,常態上亦會告知撰稿記者,較為可採,被告
丙○○空言辯稱:毫不知情云云,實與常理不合,委無足取
。實則,核諸被告丙○○自己亦於偵訊中自承:「因為我不
能確認6月的筆錄是完整的,但是10月我看到的是完整的筆
錄,所以才會提到王委員」、於原審法院稱:「可能是報社
認為說還有疑問,所以沒有登出來」(見95年度偵字第870
號卷第36頁、原審第2018號卷五第194頁),顯見被告丙○
○亦知其於94年6月2日報導告訴人收受佣金一事與蔡錦鴻筆
錄記載不合。被告丙○○迄於本院審理時又未提出所謂「10
月看到的筆錄」,無從查證,應係推諉卸責之詞。
 綜上可知,中國時報曾於94年6月1日指派陳嘉宏向劉大福及
告訴人查證所謂告訴人收受佣金之情節,是否與蔡錦鴻筆錄
相符,經陳嘉宏閱覽劉大福提供之蔡錦鴻筆錄後,因認與被
告丙○○報導不符,乃回報政治組主任吳典蓉,吳典蓉再回
報報社編輯,依照中國時報新聞查證流程,亦應知會教科文
組主任,由教科文組主任將此查證結果告知撰寫報導之記者
丙○○。因此,被告丙○○於94年6月2日即已得知其所撰告
訴人收受佣金一事與蔡錦鴻筆錄內容不符,竟未經其他查證
,於94年10月15日再撰寫相同內容之報導,供中國時報於94
年10月16日刊登而散布於眾,應堪認定。
至被告丙○○辯稱:魏明谷先於94年10月15日召開記者會點
出甲○,故伊撰寫此報導作為平衡報導云云。惟觀諸:「彰
化縣選出的民進黨立委邱創進與魏明谷昨天爆料指控,國民
黨立委卓伯源涉入臺鐵計軸器弊案,前後拿了涉案人前精業
公司協理蔡錦鴻佣金超過3百萬元,並多次向臺鐵與交通部
施壓,要求更改契約內容與規格,取消交貨期限罰款,為廠
商護航可減少約5千萬元損失,檢調單位應起訴卓伯源」、
「邱創進也說,依據蔡錦鴻供稱,共交給卓伯源3百萬元,3
次金額分別為90萬元、90萬元與120萬元,調查局甚至攝錄
到卓伯源收受蔡錦鴻匯款時的點鈔畫面,事證明確,但檢調
單位卻未起訴卓伯源,只起訴民進黨籍立委甲○國會助理劉
大福,『辦綠不辦藍』,明顯選擇性辦案」,是依據中國時
報報導,邱創進、魏明谷於94年10月15日召開記者會主要指
控蔡錦鴻筆錄中提及卓伯源收受3百萬元佣金,而質疑為何
檢察官僅起訴告訴人助理劉大福;是依上開記者會內容,從
未指涉告訴人本人有何收受佣金之情事,被告丙○○自不得
以上開記者會內容作為其不實報導之合理依據,或其不具實
質惡意之證明。
綜合上述,被告丙○○於94年6月2日即已知伊所獲悉之消息
與蔡錦鴻筆錄不符,不得作為確信告訴人收取佣金之合理證
據,又無其他相當之證據資料,況計軸器案早於94年2月間
起訴繫屬於原審法院,所有卷證資料均已得由當事人公開閱
覽,被告丙○○亦無查證困難,從而被告對資訊之不實已有
所知悉,或可得而知,或有合理之可疑,卻仍故意迴避真相
,仍執意撰寫中國時報94年10月16日指摘告訴人收取佣金之
報導,其具有毀損告訴人名譽之實質惡意,應堪認定。
(五)被告丙○○上開報導是否係對於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之評
論:
查臺鐵計軸器採購案是否涉弊,固屬可受公評之事,惟按刑
法第311條規定之誹謗罪之阻卻構成要件事由,係以善意發
表言論為前提,縱被告丙○○質疑告訴人辦公室主任劉大福
經檢察官起訴、蔡錦鴻筆錄中稱曾向告訴人陳情等節,確係
與公眾利益有關之事項,被告丙○○自得發表言論;惟就告
訴人有無收取廠商佣金等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具體事實,至
少須具備可信為真實之合理依據,否則仍不得恣意指摘明知
不實之事項。然而,中國時報於94年6月1日即曾指派陳嘉宏
比對筆錄查證認為內容不一致,且臺鐵計軸器案業經檢察官
提起公訴,卷內筆錄等資料均得由當事人閱覽取得,被告丙
○○大可透過訴訟當事人取得蔡錦鴻筆錄再詳加確認,詎被
告丙○○竟未合理查證其消息來源之真實性,逕認其手抄筆
記為真實,復於94年10月16日以報載文字公開指摘告訴人收
取佣金,此種輕率、疏忽之態度,應認為具有實質惡意(臺
灣高等法院著有89年度上易字第1960號判決要旨參照)。
蓋新聞從業人員必須遵從新聞專業倫理道德,以正確真實與
平衡報導為基礎,使用正確之文字敘述所見所聞,提供社會
大眾對於事實之真實與正確之認識,而不受傳聞記述之影響
,因此,新聞從業人員所刊登或使用於媒體之每一個「文字
」、「相片」、「言語」,均需再三斟酌,不宜任意使用情
緒性言詞或主觀性記載,或含糊不明確之記載,此由馬星野
先生撰寫之「中國記者信條」12條,並於1955年由「報紙事
業協會」及「臺北市新聞記者公會」通過遵行之內容足參。
再申言之,新聞內容依新聞學之觀點,可簡略區分為「新聞
報導」與「新聞評論」二大類,「新聞報導」係新聞工作者
對事實所為之客觀描述;「新聞評論」則屬於新聞工作者對
新聞事件所為之主觀評價。報導與評論不同,事實與意見不
同,我國刑法第311條第3款「適當評論」之阻卻違法事由,
保護客體應限於批評或意見表達,而不及於客觀事實之陳述
。查本案被告丙○○94年10月16日之報導指摘「蔡錦鴻在調
查局筆錄中坦承,阿爾卡特公司同意拿出臺幣1億1千萬元作
為佣金……另7千萬元則交由西門子公司處理,支付對象包
括立委甲○……等人」等節,既明確指出具體人、事、物,
且蔡錦鴻筆錄亦屬可供查證之資料,又該版編排方式係新聞
事件之報導,而非中國時報社論之意見表達,一般人均可辨
識其屬事實報導,顯非意見評論。從而,被告丙○○自不得
援引刑法第311條第3款「對於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之評論
」而阻卻違法。
(六)被告丙○○上訴聲請本院函調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96年
度檔偵字第15787號吳定發等政府採購法等案卷共40宗,經
閱卷後提出:台鐵計軸器弊案係查緝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
統(ETC)弊案過程中發現之衍生弊案;告訴人及其立委
辦公室主任劉大福確有不當涉入ETC案、台鐵計軸器及其他
案件,有多份檢調報告書可證;劉大福與蔡錦鴻、吳定發
間有諸多通聯監聽譯文附卷可證,且告訴人與蔡錦鴻等人間
亦有明顯利用告訴人職權之通聯資料;告訴人及劉大福、
卓伯源立法委員、宋乃午均在精業公司「年終建議送禮名單
」中,且告訴人之送禮等級均在其他人之上,足徵告訴人應
有收受不法佣金;告訴人於93年6月11日有收受蔡錦鴻致
送之禮物2件簽收單及依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資料卷內
之報告書及所附搜索注意事項等資料顯示告訴人受蔡錦鴻長
期供養,收受政治獻金、黨費報支、電腦設備等;復依臺
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資料卷內之報告書記載告訴人疑有收
賄等情,有深入偵辦之必要,並有蔡錦鴻之筆錄等相當事證
,足證被告丙○○報導所載並非無據云云,然查,上揭被告
丙○○所提出之證據均無明確指出告訴人有何收受佣金之記
載,且上開卷證資料之偵查報告僅記載告訴人等人「疑」均
接受蔡錦鴻之佣金等語,尚難證明被告丙○○於報導中明確
指出「…7 千萬元(佣金)則交由西門子公司處理,支付
對象包括立委甲○(告訴人)… 」云云乃有所依據。至被
告丙○○提出另案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4年度訴第6231號民事
判決,該判決認定本件報導未毀損黃政哲名譽,不構成侵權
行為云云,然查,蔡錦鴻於台北市調查處筆錄中已明確供稱
:佣金為得標價之4.75%,其中0.25%分配給黃政哲(折算約
200餘萬元)等語(見卷附上開案件民事判決),嗣黃政哲
未因該案而遭提起公訴,則被告丙○○此部分報導縱認確有
所本,然與本件被告丙○○報導告訴人部分係憑空杜撰,豈
能相提並論,自難引為被告丙○○有利之認定。另被告丙○
○辯稱劉大福介入台鐵計軸器案之行為應即為告訴人之行為
,或經告訴人同意或默許云云,惟尚無證據足資證明劉大福
收佣之行為乃告訴人所授意,況縱如被告丙○○所言告訴人
有說台鐵計軸器案的廠商是劉大福引介認識的,告訴人有交
代劉大福處理台鐵計軸器案云云,亦無從以此推認告訴人有
如被告丙○○所報導告訴人有收受佣金之情。綜合上述,本
案事證明確,被告丙○○明知並無客觀存在之事,仍逕撰寫
上開報導刊登於中國時報而散布於眾之犯行,洵堪認定,應
予依法論罪科刑。
二、論罪科刑之依據:
(一)按被告行為後,94年2月2日修正公布之刑法已於95年7月1日
生效施行,其中第2條第1項「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
為時之法律。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
於行為人之法律」之規定,係規範行為後法律變更所生新、
舊法律比較適用之準據法,並非刑法實體法律,自不生行為
後法律變更之比較適用問題,故刑法修正施行後,應適用該
修正後之第2條第1項之規定,依「從舊、從輕」之原則比較
新、舊法律之適用;又比較新舊法時,應就罪刑有關之共犯
、未遂犯、想像競合犯、牽連犯、連續犯、結合犯,以及累
犯加重、自首減輕暨其他法定加減原因(如身分加減)與加
減例等一切情形,綜其全部罪刑之結果而為比較後,再適用
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處斷,而不得一部割裂分別適用不同之
新、舊法(最高法院24年上字第4634號、29年上字第964號
判例意旨及最高法院95年度第8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茲就本件新舊法之比較結果說明如下:
被告行為時,關於罰金之最低額,修正前刑法第33條第5款
規定:「罰金:(銀元)1元以上」,經依現行法規所定貨
幣單位折算新臺幣條例第2條規定折算後,上開罰金刑之最
低數額為新臺幣3元。而修正後刑法第33條第5款則規定:「
罰金:新臺幣1千元以上,以百元計算之」,即修正後之罰
金刑最低數額,已提高為新臺幣1千元,比較新舊法適用結
果,此部分以修正前之舊法較有利於被告。
修正後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有關易科罰金折算標準之規定
為:「犯最重本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之罪,而受6
個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者,得以新臺幣1千元、2千
元或3千元折算1日,易科罰金。」,而修正前同條項就易科
罰金之折算標準係規定:「得以1元以上3元以下折算1日,
易科罰金」,再依廢止前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2條之規
定,就其原定數額提高為100倍折算1日,即係以銀元100元
、200元、300元折算1日,折算為新臺幣幣值後,則為以新
臺幣300元、600元、900元折算1日。是比較修正前後之易科
罰金折算標準,自以行為時即修正前之規定,較有利於被告

本件經綜合觀察全部罪刑比較之結果,依修正後刑法第2條
第1項前段規定,適用修正前刑法之規定對被告較有利,自
應全部適用修正前刑法相關規定而為論科。
(二)核被告丙○○所為,係犯刑法第310條第2項加重誹謗罪。原
審以被告丙○○罪證明確,引用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31
0條第2項、修正前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
之1,廢止前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2條,現行法規所定貨
幣單位折算新臺幣條例第2條之規定,並審酌被告丙○○畢
業於文化大學新聞研究所,在中國時報擔任記者10餘年,專
業經驗豐富,竟未經合理查證而逕予指摘不實事項,毀損告
訴人當時擔任立法委員在社會上之人格評價,其惡性、手段
及對於告訴人造成之損害非輕;又被告丙○○犯罪後矢口否
認犯行,飾詞脫罪,毫無悔意,態度不佳;惟其前無犯罪紀
錄,此有本院被告前案紀錄表附卷可參,素行良好等一切情
狀,量處有期徒刑4月,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及被
告丙○○係在96年4月24日前為本件犯行,符合中華民國96
年罪犯減刑條例所定之減刑要件,依該條例第2條第1項第3
款、第9條、第7條之規定減其宣告刑期2分之1即有期徒刑2
月,並諭知減刑後之易科罰金折算標準,核無不合。被告丙
○○上訴否認犯行,指摘原判決不當,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三)末按,犯罪在新法施行前,新法施行後,緩刑之宣告,應適
用新法第74條之規定(最高法院95年第8次刑事庭會議參照
),查被告丙○○並無前科,其因一時失慮,致罹刑典,經
此刑之宣告,應知警惕而無再犯之虞,公訴人建請予以緩刑
之諭知(見本院97年10月21日審判程序筆錄),本院亦認以
暫不執行其刑為適當,併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規定諭知
緩刑2年,並依同條第2項第1款規定,命被告丙○○應向被
害人甲○道歉。方式及內容如下:被告丙○○應於本判決確
定後20日內,於中國時報A5版或其他相當之版面,刊登相當
於5公分×10公分以上版面之道歉啟事1日,道歉之格式必須
符合中文書寫範例,以適當合乎禮節之稱呼用語及通順之中
文內容撰寫,內容需表達就本件妨害名譽之歉意,向被害人
甲○道歉,並於刊登後以書狀檢附該日報紙1份呈報本院,
俾憑送檢察官執行,被告如未依據前述內容刊登道歉啟事,
係屬於刑法第75條之1第1項第4款之情形,得撤銷緩刑宣告
,執行原宣告減刑之有期徒刑2月,如易科罰金,以銀元
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併此敘明。
、被告乙○部分
一、按不服地方法院之第一審判決而上訴者,應向管轄第二審之
高等法院為之;上訴書狀應敘述具體理由;第二審法院認為
上訴書狀未敘述理由或上訴有第362條前段之情形者,應以
判決駁回之,刑事訴訟法第361條第1、2項、第367條分別定
有明文。而所謂具體理由,必係依據卷內既有訴訟資料或提
出新事證,指摘或表明第一審判決有何採證認事、用法或量
刑等足以影響判決本旨之不當或違法,而構成應予撤銷之具
體事由,始克當之(例如:依憑證據法則具體指出所採證據
何以不具證據能力,或依憑卷證資料,明確指出所為證據證
明力之判斷如何違背經驗、論理法則);倘僅泛言原判決認
定事實錯誤、違背法令、量刑失之過重或輕縱,而未依上揭
意旨指出具體事由,或形式上雖已指出具體事由,然該事由
縱使屬實,亦不足以認為原判決有何不當或違法者(例如:
對不具有調查必要性之證據,法院未依聲請調查亦未說明理
由,或援用證據不當,但除去該證據仍應為同一事實之認定
),皆難謂係具體理由,俾與第二審上訴制度旨在請求第二
審法院撤銷、變更第一審不當或違法之判決,以實現個案救
濟之立法目的相契合,並節制濫行上訴(最高法院97年度台
上字第892號判決參照)。是倘上訴人之上訴書狀雖有敘述
上訴理由,惟並未具體敘述第一審判決有上述違法、不當情
形,或形式上雖已指出具體理由,然該事由縱使屬實,亦不
足以認為原判決有何不當或違法者,即與未敘述具體理由無
異,所為上訴,即非適法。
二、經查,原審判決就被告乙○部分認其並無毀損告訴人名譽之
實質惡意,亦查無證據證明與被告丙○○間有何犯意聯絡或
行為分擔,因而就此部分為被告乙○無罪之諭知。檢察官不
服,於97年1月28日具狀提起第二審上訴,其理由以:告訴
人甲○請求上訴意旨略以:「被告乙○當時身為中國時報副
總編輯,不論在經驗或新聞敏感度上,應較一般記者成熟與
專業,何以不質疑本件新聞之正確來源?且關於被告乙○究
係單純疏失或有誹謗之惡意,原審均未為詳盡之調查,況被
告乙○自承其同意被告丙○○之報導內容,豈可以疏未注意
被告丙○○之報導內容指稱告訴人收取佣金部分,即輕言推
卸其共同誹謗告訴人之責任,原審遽認被告乙○無罪,顯有
擅斷等語」,因之請求本檢察官上訴,經核尚非顯無理由,
爰依法提起上訴等語。惟按告訴人之告訴,目的在促使偵查
權之發動,而案件之起訴或上訴,目的在案件之繫屬,亦即
當事人與法院發生訴訟關係。因是訴訟程序中,其訴訟行為
之評價原就不同,在偵查程序中,檢察官與告訴人純為單向
關係,告訴人之作用在於提供檢察官犯罪之資料;而審判程
序中,法院與當事人(檢察官、被告)係三方關係,作用在
釐清訴訟當事人間有關訴訟資料之爭執,進而判斷罪責之有
無,告訴人充其量僅是訴訟關係人,並不在三方互動關係中
。從而,案件進入審理程序後,檢察官單純引述告訴人之觀
點或論述,作為訴訟攻防,而非以當事人角色對證據價值為
主觀之認知與判斷,如此易導致訴訟程序中訴訟主體定位不
明,甚至影響被告防禦權之行使(被告乙○於本院97年5 月
26日刑事答辯狀中亦質疑檢察官上訴書為何全部上訴理由僅
為告訴人甲○請求上訴之內容,檢察官除了「經核尚非顯無
理由」外,未表達其他檢方對原審判決之意見)。本件檢察
官上訴僅概括引述告訴人對原審判決之意見陳述為理由,而
非以檢察官自身參與訴訟,對證據能力之取捨,證明力有無
違背經驗、論理法則之判斷,據以檢驗原判決有無違背法令
,或提出新事證,具體指摘原判決有何不當,殊難認其所載
與刑事訴訟法第361條第2項「應敘述具體理由」之要件相契
合。揆諸上開說明,自非屬得上訴第二審之具體理由,應認
本件此部分上訴違背法律上程式,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7條前段、第368條,刑法第74條
第1項第1款、第2項第1款,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謝英民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7  年  11  月   4  日
     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 官 洪光燦
法 官 林恆吉
法 官 李麗玲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
書記官 吳素雲
中  華  民  國  97  年  11  月  5   日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全文:
中華民國刑法第310條
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
罪,處 1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 5 百元以下罰金。
散布文字、圖畫犯前項之罪者,處 2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 1
千元以下罰金。
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但涉於私德而與公
共利益無關者,不在此限。
附件【蔡錦鴻於臺鐵計軸器案調查、偵訊筆錄】
◎蔡錦鴻93年6 月24日調查筆錄【節錄】
(一)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73至75頁:
問:你有無參與「臺灣鐵路公司計軸系統案」,詳情為何?
答:約4 年前(88年)法商德國阿爾卡特公司(Alcatel) 以4
千多萬馬克(詳細數字我記不得)得標「臺灣鐵路公司計軸
案」,德商西門子公司以規範不合(計軸器安全認證問題)
為由,向甲方及公共工程委員會等單位案提出異議及申訴,
89年間阿爾卡特公司亞洲區負責人張國平(Ben Chong) 請
我找林麗珍(peggy) 律師協助處理這件事,並由我設立「
力昇科技有限公司」(英文名為topbase technology,設於
香港),以我哥哥蔡奉文及他太太孫蕙慧(因我有欠稅及其
他債務)為負責人名義與法商阿爾卡特公司簽定顧問契約(
以得標價《含稅》扣除稅後百分之三為服務費用,服務內容
為投、備標、提供競爭對手資訊及雜項服務,馬玉娟負責人
簽章係由我代行)。當時我有找立委甲○陳情,請他幫忙向
交通部長(葉菊蘭)及台鐵局長(陳德沛)說項,結果行政
院判定取消法商德國阿爾卡特公司得標資格,故重新招標;
91年間,法商德國阿爾卡特公司與德商西門子公司臺灣代理
商「登陽股份有限公司」投標,登陽股份有限公司先因規格
不符出局,登陽公司也向台鐵提出異議,廢標後由台鐵召集
雙方協商,取得規範共識,並經台鐵邀集學者專家研議同意
後再重新公告招標,閱覽期間雙方對條文多有爭執。
問:前述閱覽期間雙方對條文多有爭執,你如何處理?
答:閱覽期間雙方對條文多有爭執,立委甲○因認為法商德國阿
爾卡特公司資格不符,轉而支持西門子公司,我只好另請立
委卓伯源幫忙,帶我向交通部長(林陵三)及台鐵局長(黃
德治)陳情,鐵路局同意以「有商業運轉實績」為資格要件
,獲得雙方一致同意,91年間,因服務期間拉長,我與法商
德國阿爾卡特公司運輸部門director「Michael Mutter」協
商改以得標價《含稅》扣除稅後4.75%為服務費用,服務內
容同為投備標、提供競爭對手資訊及雜項服務;本案於92年
8 、9 月間再次公告招標,此階段因我個人忙於前項ETC 專
案,法商德國阿爾卡特公司指派臺灣國際標準電子服務有限
公司(下稱臺灣國際標準電子公司,英文名為Taisel)負責
處理,並由該公司經理許建都負責主辦計軸案,最後臺灣標
準電子公司得標,我又以「頂基科技」(英文名同為topbas
e technology,設於模里西斯)繼續與法商阿爾卡特公司重
新簽定顧問契約(服務費用仍為得標價《含稅》扣除稅後4.
75%)相關契約我可提供貴處參考。
(二)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76至77頁:
問:你認不認識吳定發?詳情為何?
答:吳定發是立委甲○辦公室主任劉大福介紹而於92年中旬認識
,當時是在溝通計軸案的爭議,我與他最後一次見面是在92
年5、6月間。
問:你認不認識駱一華?詳情為何?
答:我不認識駱一華,只聽劉大福提過他的名字,聽說他有在關
心ETC案。
(三)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78頁:
問:你向立委甲○、卓伯源等人要求幫忙,有無承諾給予任何報
酬?
答:我只有答應卓伯源在今年底立委選舉時,捐錢給他,但沒有
講確切金額。立委甲○因原支持立場改變,並未有任何承諾
及報酬。
(四)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80至81頁:
問:你如何認識劉大福?詳情為何?
答:約4、5年前,盧斯岳(立委甲○辦公室前主任)介紹我認識
劉大福的,我向劉大福請教關於政府採購法的疑義,並透過
他找立委甲○幫阿爾卡特公司向交通部長及鐵路局陳情,後
來約3 年前,阿爾卡特公司計軸案在行政法院訴訟失利,劉
大福及甲○立場突然改變,不支持阿爾卡特公司爭取計軸案
,我才轉找立委卓伯源幫我處理此事。
問:你如何認識立委黃政哲?詳情為何?
答:我不認識黃政哲,不過我有跟他弟弟黃政宏因ETC 案碰過面
。張國平曾跟我講立委黃政哲於劉大福及甲○立場突然改變
開始幫忙處理計軸案,當時林麗珍律師(手機0000000000)
在安信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陳博士在處理,我不清楚黃政哲如
何幫忙此事,惟我曾經在電視上看到他為此事在立法院交通
委員會向部長林陵三提出質詢,指責台鐵在規範上過於刁難
阿爾卡特公司,張國平曾向我提及給黃政哲一些報酬,但我
認為沒必要而沒答應張國平。
問:你有無定期支助立委甲○、劉大福?
答:立委甲○我只答應要在立委選舉時贊助他,至於劉大福因為
一直有幫我處理ETC 案及計軸案,如果平常有一些交際應酬
發票需報銷,我有時會幫他處理,惟金額不大,每月約數千
元,我會將劉大福給我的發票轉請我的往來合作廠商,如東
貝光電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邱顯明負責處理)、和翊公
司(負責人黃文成處理)及精業公司(循公司作業程序請款
,我的交際費額度是每月20萬元)處理,上屆立委甲○選舉
時,我有找東貝光電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邱顯明處理)
、和翊公司(負責人黃文成處理)、怡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經理周佩怡〔Carol 〕處理)幫忙募款,東貝、怡安是開
公司票,和翊公司則是給現金(5 萬或10萬元),以上支票
含現金總共7 、80萬元,我安排東貝、怡安公司與甲○吃飯
,席間由他們直接把支票交給甲○,甲○後來有開收據給他
們,至於現金贊助部分甲○則沒開收據。
◎蔡錦鴻93年6月25日調查筆錄【節錄】
(一)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87至88頁:
問:前述吳定發與Mutter會面,協商計軸案和解,草案內容為何
?研議結果?
答:劉大福曾出面要求吳定發協商計軸案和解,但吳定發表示和
解計軸案關鍵在駱一華太刁難,尚待吳定發說服,其後張國
平有向我表示對方有意退讓,但實際上吳定發方面仍不斷有
小動作,指阿爾卡特公司的計軸系統安全認證未過關等問題
,阿爾卡特公司則抓住西門子系統採用電子零件,不耐臺灣
高熱特性,及登陽公司系統商Flashia (音)資本額、規模
過小、人員不足等問題,雙方互相攻詰,92年10月中旬,我
與吳定發及劉大福研議,登陽公司如退出計軸案投標,由阿
爾卡特公司以獨家議價方式取得本案,將補償登陽公司備標
損失,經我與張國平討論,可採行開立信用狀支付研究報告
方式,我請張國平請示Mutter,我也轉告許建都此事,後來
許建都如何處理,我不清楚。至92年11月初,張國平請示Mu
tter後轉告我:Mutter同意依據前述吳定發及劉大福等研議
協議,由得標之阿爾卡特公司支付新臺幣7 千萬元,其中登
陽公司分得4 千萬元,阿爾卡特公司再依原合約比例支付張
國平8 百萬元,我則分得2 千2 百萬元,我基於價格合理且
再拖延,雙方無法達成協議,年度預算將遭收回,故同意上
述分配方式。
(二)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89頁:
問:服務內容改為Axle Counter-Study of a fast airport-city
connection in Taipei報告形式,顯示你與阿爾卡特公司簽
訂的顧問合約服務事項迭有變更,並與你所指稱協助投、備
標、提供競爭對手資訊及雜項服務不符,你有何解釋?
答:我提供之服務如次:一、公關方面:透過立委甲○、劉大福
(立委甲○辦公室主任)及卓伯源向交通部及台鐵陳情。二
、提供競爭對手資訊:透過劉大福向台鐵承辦人員,蒐集對
手資訊,如前述登陽公司資格、資本額、規範不符、及對方
公司計軸案來價成本過高,難以跟阿爾卡特公司競爭的資料
;並協助解讀對方向公共工程委員會申訴的技術文件。三、
投、備標方面:我有協助解讀投標需知及規定,發覺規範、
設計不良的問題等。
(三)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90至91頁:
問:劉大福是否曾與張國平、Mutter等人見面研商計軸案?
答:Mutter第一次到台鐵是劉大福會同前往,他與該兩人曾多次
見面。
問:本案曾先後共支付3 百萬元予立委卓伯源,原因與經過為何

(四)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91頁:
答:因卓伯源曾幫我向台鐵及交通部陳情,所以我原本答應他年
底立委選舉贊助他,而他表示立委初選將屆,亟需資金,故
我分3 次提領現金90萬元(華銀北新分行提領)、90萬元、
120 萬元(華銀民權分行提領),共計3 百萬元,交付地點
分別在松山機場、濟南路立法院會館旁的7-11便利商店、開
南商工前上車交付,過程中卓伯源並沒有開收據給我。
◎蔡錦鴻93年6月25日偵訊筆錄【節錄】
(一)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95頁:
問:你為何會認識吳定發、劉大福?
答:我是在5 年前由甲○委員前辦公室主任盧思岳介紹認識劉大
福,而吳定發是經過劉大福介紹認識。
(二)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96至97頁:
問:(提示2004年2月9日下午2點39分,你前開電子信箱收到的
電子郵件)電子郵件內容為何?
答:是劉大福傳給我的電子郵件,我只看封面但我沒有看內容,
我就直接轉寄給德國ALCATEL 公司的MUTTER,MUTTER在ALCA
TEL公司運輸部門任主管。
問:劉大福寄前開契約範本給你做什麼?
答:他要我寄給德國做參考,不過依檢察官提示的前開資料看20
04年2 月9 日日期我覺得怪怪的,我記得是2003年4 、5 月
份時,收到劉大福寄給我,要寄到德國ALCATEL 做參考。
(三)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98至99頁:
問:ALCATEL公司為何給付你美元92萬1千3百98元?
答:因為我和它簽顧問合約,如果它取得台鐵計軸系統採購案,
它要付我佣金。
問:這些佣金你還要分給誰?
答:新加坡人Ben 我要匯21萬8 千美元給他,我已匯15萬美元給
他,而另外6 萬8 千美元因為Ben 要求提現金在臺灣交給他
,但我擔心稅的問題,所以我沒有同意,而另外要分台幣3
百萬元給立委卓伯源。因為當初我有答應卓伯源在年底立委
競選時籌募6 百萬元台幣給他,而他幫我的忙是帶我和ALCA
TEL 公司的白尚飛及技術人員、律師到交通部找部長林陵三
,而且還有律師在場。
問:是否答應錢給劉大福?
答:沒有。
(四)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00至102頁:
問:為何前開投標案由臺灣國際標準電子公司得標後仍然要支付
總共7千萬元給你及登陽公司?
答:就我所知,最後是吳定發透過我傳話給德國ALCATEL 公司,
看兩邊可否合作,在協商過程雙方提供出多種合作的可能性
,比如說ALCATEL 不要出來而把系統賣登陽公司由登陽公司
去投標或者由登陽公司將他所代理的系統賣給ALCATEL 公司
由他去投標,至於最後協商結果我沒有參與,吳定發說我沒
有決策權無法代表ALCATEL ,所以他們最後如何合作我不清
楚。有時是吳定發,有時是劉大福叫我幫他們約ALCATEL 的
MUTTER,而他們協商時我沒有參加,因為我有事情,我記得
幫他們約了2 、3 次,我記得在凱悅飯店。吳定發和他一位
經理人及MUTTER在場談合作的事,而劉大福有1 、2 次在場
和他們談。我前面有在場,而中途我有事先離開,他們協商
合作的內容,就是前面我講的,及其他種方案。
(五)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02頁:
問:吳定發為何會給付1 百50萬給劉大福?
答:這個事情我不知道。
(六)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03至104頁:
問:為何得標的臺灣國際標準電子公司要支付7千萬元給對手登
陽公司?
答:因為他們最早有談合作關係,但最後是怎樣我不曉得。
問:最後你都沒有參與協調,你為何可以拿ALCATEL的3千多萬元

答:因為前開採購案我都幫ALCATEL 陳情、處理與向公共工程委
員會申訴、異議,及之前的投、備標作業也是我協助,所以
它得標後要支付我3 千多萬元。
問:有何補充?
答:我答應要給卓伯源3 百萬的部分,其實是這樣子的。卓伯源
告訴我國民黨不贊助他們黨內初選經費,所以他拜託我幫他
籌募競選經費,因為我手頭上剛好有錢,所以給他3 百萬元

◎蔡錦鴻93年7月7日調查筆錄【節錄】
(一)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08至119頁
問:(播放93.01.07,13時47分,0000000000(蔡錦鴻)與0000
000000(張國平)通訊監察錄音及提示譯文)該通錄音中是
否你與張國平(Ben)對話?內容為何?
答:(聆聽及詳視後作答)確實是我與張國平對話,92年12月30
日Alcatel 臺灣國際標準電子公司得標台鐵計軸系統案後,
因劉大福向我表示,駱一華打算向公共工程委員會提出異議
書,我們擔心駱一華會搞小動作,故我打電話給張國平,要
求MUTTER打電話給駱一華,使他有信心,張國平問我原因,
我表示駱一華擔心原簽訂之協議書係由白尚飛(Jean Phili
ppe)代Mutter 簽,並不是由Mutter本人親簽,同時我告訴
張國平,吳定發與駱一華、白尚飛原簽定之協議書時,我並
未進到現場,所以不清楚合約內容。
……
問:(播放92.11.04,15時51分,0000000000(蔡錦鴻)與0000
000000(張國平)通訊監察錄音及(提示譯文)你與張國平
談話內容為何?後來Mutter有無跟你另簽協議?
答:(聆聽及詳視後作答)張國平告訴我依據協議,如果西門子
公司得標,會給我們(我、張國平)新臺幣(下同)7 千萬
元,但那時雙方還沒達成正式協議,張國平並告知我,我可
拿到2 千2 百萬元,Mutter這邊拿8 百萬元,稅金則由我處
理(我要求Mutter及張國平照92年2 月14日合約【得標金額
之4.75﹪】支付我顧問費,Mutter及張國平原只同意2 千萬
元,經我爭取才調高為2 千2 百萬元)。
……
問:(播放92.11.04,17時39分,0000000000(蔡錦鴻)與Mutt
er通訊監察錄音及提示譯文)你與Mutter談話內容為何?Mu
tter跟你講,「如果我們到合約,4.75及10已經談好了,如
果沒有拿到台鐵合約,你拿32(含稅)」,意指為何?
答:(聆聽及詳視後作答)Mutter告訴我,他答應支付我3 千萬
元,但可加到3 千2 百萬元,而我拿其中的2 千2 百萬元,
並負擔3 千2 百萬元的稅,另Mutter還跟我講,如果我們拿
到台鐵合約,我可拿到合約價的4.75%,至於10可能是指稅
10%,如果沒有拿到台鐵合約,我就拿3 千2 百萬元。他叫
白尚飛跟我另外簽約,該合約也就是後來Mutter有給我一份
3 千2 百萬元的備忘錄,但是該合約後來即因我們得標而作
廢。
……
問:依前述,如果你們拿到台鐵合約,你可拿到合約價的4.75%
,如果臺灣國際標準電子公司沒有拿到台鐵合約,Alcatel
公司已無任何利潤可言,Mutter為何同意簽署支付你3千2百
萬元的備忘錄?
答:因我在這4、5年間付出相當多的心力,同時還有透過卓伯源
立委關係幫我向台鐵、交通部陳情,需要資助立委政治獻金
,就算臺灣國際標準電子公司沒有拿到台鐵合約,我透過張
國平要求Mutter仍需支付我報酬。
……
問:(播放93.02.09,10時58分,0000000000(蔡錦鴻)與0000
000000(劉大福)通訊監察錄音及提示譯文)你與劉大福談
話內容為何?
答:(聆聽及詳視後作答)我記得93.02.05、93.02.06Mutter來
台,Mutter叫我安排他與吳定發、駱一華見面,及與白尚飛
及張國平碰面簽署subcontract 我當時負責接送Mutter,並
不知處理結果,93.02.09劉大福來電告知我,據他從吳定發
處得知,當天Mutter與吳定發、駱一華見面,並未簽約,要
換一個簽法,劉大福約我當面談,但我不記得劉大福後來與
我談話內容。
……
問:(播放93.02.09,16時0 分,0000000000(蔡錦鴻)與0000
000000(劉大福)通訊監察錄音及提示譯文)你與劉大福談
話內容為何?
答:(聆聽及詳視後作答)當天劉大福在電話中轉告我「他們那
天沒簽,因為是要分,要拆成2 個、3 個約,要用不同方式
處理,total 數目不變,可是他們另有考量,要拆開,原因
好像是跟臺灣下包有關,今天他們要見面,商量細節完後再
開始簽」,劉大福並交代「原協議書要收回撕掉」,我也表
示,Mutter也要求收回舊的合約書。
問:據前述你與劉大福通聯顯示,本案確有吳定發與駱一華、白
尚飛代表Mutter簽定之標前協議書面文件,你與劉大福均知
情,才會談及收回及撕掉一事,是否屬實?事後誰負責收回
前協議書面文件及執行?
答:我知道應該有這麼一件合作協議(是不是標前協議我不清楚
),由我與劉大福通聯顯示劉大福可能也知道,我沒看過這
份協議書,因我被告知不要介入,故我不清楚誰負責收回協
議書面文件及執行。
問:劉大福在電話中表示,total 數目不變,要拆開2 個、3 個
約,跟臺灣下包有關,意指為何?
答:我只知道張國平曾電話中告訴我Alcatel 公司輸了,西門子
公司會支付7 千萬元,至於劉大福講的total 數目不變,要
拆開2 個、3 個約,跟臺灣下包有關,我不清楚。
……
問:(播放92.10.15,15時48分,0000000000(蔡錦鴻)與0000
000000(張國平)通訊監察錄音及提示譯文)你與張國平講
「昨與吳先生及大福碰面,他們提出說,如果德國Alcatel
可以開LC信用狀,要怎麼辦」意指為何?
答:(聆聽及詳視後作答)92.10.14我與吳定發、劉大福在臺北
市遠企飯店一樓咖啡店碰面,商討主標廠商用對方計軸系統
方式投標,為確保得標的一方能保證依此約定執行,研議由
主標者以開立不可撤銷的信用狀予對方作保證,所以我事後
與張國平研議如何進行,初步結論由主標商德國公司開立不
可撤銷的信用狀予對方設在香港的公司,當時吳定發希望由
其提供奧地利的系統商Frauscher 公司,由臺灣國際標準電
子公司主標,再由Alcatel 公司開立不可撤銷的信用狀給吳
定發,吳定發也有準備相關文件及草約,經我轉交Mutter,
但後來Mutter不同意用Frauscher 公司的系統投標,堅持登
陽公司退讓;據我所記得,吳定發也有要求Alcatel 公司退
讓,但條件好像只有3 千萬元,根本談不攏。
問:前述92.10.14你與吳定發、劉大福在臺北市遠企飯店1 樓咖
啡店碰面商討、93.02.09劉大福在電話中轉告我「他那天沒
簽,因為是要分,要拆開2 、3 個約,要用不同方式處理,
total 數目不變,可是他們另有考量,要拆開,原因好像是
跟臺灣下包有關,今天他們要見面,商量細節完後再開始簽
」等,劉大福為何積極介入處理?
答:劉大福其實早已是我和吳定發的共同朋友,劉大福也一直知
道我在幫Alcatel 處理本案,到了我尋求立委卓伯源支持Al
catel 時,吳定發透過劉大福找我溝通,希望我不要幫Alca
tel ,但我未予理會,雙方仍繼續有小動作,直到92年中,
因台鐵計軸案有預算收回的危機意識,吳定發才透過劉大福
找我開始商討合作可行模式事宜,才有後來吳定發提出的合
作草約,經我轉交Mutter及前述後來的發展。
◎蔡錦鴻93.7.8偵訊筆錄【節錄】
(一)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22頁
問:你在調查筆錄提到,劉大福在電話中告知你,「他們那天沒
有簽,原因是要分,他們要拆開2 個、3 個約……」這些話
是什麼意思?
答:MUTTER之前曾向我說過他和登陽公司簽有一份合約書,那份
合約書要由新的合約書加以取代,他要求我把這個訊息告訴
吳定發,而因為我沒有參加他們的協議,所以劉大福告訴我
契約要拆成二、三個我也不曉得是怎麼一回事,我只是聽聽
而已,而劉大福說原協議書要收回撕掉和MUTTER所說的應該
是同一件事情。
◎蔡錦鴻93.7.22調查筆錄【節錄】
(一)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25 至128 頁
問:臺灣鐵路管理局所辦理之計軸系統採購案,你負責項目?
答:於89年初,臺灣鐵路管理局(下稱:「台鐵」)辦理計軸系
統採購案發包,由ALCATEL 公司得標,但登陽公司以ALCATE
L 公司之認證與規範不符,乃向臺灣鐵路管理局提出異議,
此時ALCATEL 公司透過張國平介紹MUTTER,MUTTER並與我在
89 年5月間簽訂本案顧問合約,由我提供本案投備標資料、
蒐集競爭者相關資訊及公關事宜(簽約詳細內容如前筆錄)
,而在登陽公司提出異議後,因立委林瑞圖介入要求將ALCA
TEL 公司資格認定為不符,且ALCATEL 公司人員之前和台○
有書信往來,為向台鐵人員說明ALCATEL 公司並無認證不符
情事,我乃商請劉大福出面協調台鐵與ALCATEL 公司人員會
面溝通並平衡台鐵壓力,台鐵遂同意決標予ALCATEL 公司,
其後登陽公司以台鐵違法決標予ALCATEL 公司,要求台鐵取
消ALCATEL 公司資格,若台鐵公司執意決標,則將向公共工
程委員會提出異議申訴要求台鐵賠償其備標損失,經我透過
劉大福安排,台鐵乃邀集ALCATEL 公司在台鐵召開會議,表
示日後若登陽公司異議成立,ALCATEL 公司願意補償登陽公
司備標損失,台鐵方會將該標決給ALCATEL 公司,惟ALCATE
L 公司原本不同意,且恐對方獅子大開口備標損失金額,經
我查閱採購法相關規定,瞭解備標損失需檢附相關憑證並經
行政法院裁定,可能僅新臺幣(下同)數百萬元,我遂一直
說服ALCATEL 公司接受,其後ALCATEL 公司乃同意並要求損
失須由我前述顧問合約中扣除(此時MUTTER並與我另簽備忘
錄如前筆錄);就我記得當ALCATEL 公司行文台鐵同意補償
登陽公司備標損失同日,台鐵亦行文ALCATEL 公司表示已逾
回復期限告知廢標,ALCATEL 公司不服,先後信公共工程委
員會、行政法院提出異議、行政訴訟;後因行政訴訟逾半年
曠日廢時,我乃建議ALCATEL 公司與其行政訴訟,不如要求
台鐵公司將規範寫清楚(主要係採營運實績、故障仍安全原
則),ALCATEL 公司接受我建議,經ALCATEL 公司與台鐵會
商同意,台鐵遂重新辦理招標;91年10月間台鐵委由中信局
辦理發包,92年1 月間因參標家數不足而流標,復於92年2
月重新發包,開規格標時,台鐵認定登陽公司、ALCATEL 公
司皆不符招標規範,如housing 須為不鏽鋼材質、維修工程
車時速達1 百20公里須能偵測情形,經ALCATEL 公司及登陽
公司提出說明後,台鐵仍先後判定登陽公司、ALCATEL 公司
不符規範,中信局宣布廢標,此時劉大福表示無能為力,我
乃另請立委卓伯源幫忙,卓伯源乃安排ALCATEL 公司白尚飛
、技術人員、我安信法律事務所律師陳純敬、林麗珍、臺鐵
局長黃德治、副局長徐達文、電務處長(姓名記不清楚)等
人至交通部長林陵三辦公室協商,部長裁示要求台鐵妥善研
究;台鐵乃邀集專家學者於92年4 月間成立專案小組重新研
議,我乃建議ALCATEL 公司利用該次重新研議機會,將前次
招標中ALCATEL 公司、登陽公司不符規範部分重新擬定規範
,後經專家學者分別與登陽公司、ALCATEL 公司協商,訂出
二公司皆可接受之規範,92年7 月28日完成採購規範。再次
委由中信局辦理公告招標,此時AL CATEL公司已授權臺灣國
際標準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稱:「TAISEL公司」)主標,
因該公司有足夠人力備標,且競爭對手資訊已蒐集完備,我
即逐步淡出,而我當時為增加登陽公司成本,使其在價格標
時之標價拉高,我有請立委卓伯源出函看可否將偵測器之規
範改為被動式感應線圈(登陽公司係使用積體電路,價格較
低),並提高供應原廠資本額限制(登陽公司之供應原廠資
本原廠Frauscher 資本額僅數十萬美元),以提高ALCATEL
公司得標機會,後因台鐵拒絕更改而作罷。
問:前述你提供本案投、備標資料、蒐集競爭者相關資訊,有何
具體處理事實?
答:本案技術部分係由ALCATEL 、TAISEL公司自行負責,投、備
標資料由ALCATEL 、TAISEL公司自行負責,我透過劉大福、
卓伯源等蒐集競爭者及招標規範相關資訊,如登陽公司有請
立委林瑞圖(用力最深)、林豐喜、周慧瑛(曾質詢過此案
)等向台鐵關切本案,ALCATEL 公司前述第一次得標,標價
合理,仍為台鐵認定規格不符,我透過張國平向MUTTER說明
前述狀況,MUTTER及ALCATEL 公司認為確有需要透過立法委
員關係平衡台鐵壓力,遂與我簽訂第一份合約,我主要係提
供立委甲○(透過劉大福)、卓伯源等立法委員關係平衡台
鐵壓力,張國平則提供立委黃政哲關係平衡台鐵壓力(中間
有找立委林益世幫忙,但之後不了了之),甲○、卓伯源質
詢內容及函文給台鐵之資料,多係ALCATEL 公司提供後,經
我整理後再交給甲○(主要透過劉大福)、卓伯源辦理、我
並曾引見Mutter、張國平與甲○、卓伯源在甲○、卓伯源辦
公室或來來飯店二樓餐廳見面、飯局(宋乃午)則係在君悅
飯店見面、吃飯),以證明我確有能力找立委等關係平衡台
鐵壓力,宋乃午則係提供修正規範意見,請他轉交台鐵參考
辦理。
(二)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29至130頁
問:甲○、卓伯源、劉大福、宋乃午是否知悉前述你與ALCATEL
公司顧問合約?
答:我未向他們提及此事,但我曾告知甲○、卓伯源等他們再度
參選時,我會幫他們籌措一些競選經費,甲○部分,我答應
幫他籌4 、5 百萬元,卓伯源部分,我則答應6 百萬元,並
在本合約付款後先後交付卓伯源3 百萬元(詳前筆錄)。
問:甲○部分有無其他金錢資助?
答:我於85年前後,任泰運電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期間,
經我朋友吳銘俊(甲○助理)介紹而與甲○認識,甲○談及
因其在青島東路另設辦公室,經費不足,我乃同意每月贊助
5 萬元,並開立泰運公司或國輝資訊股份有限公司的支票12
張(每張5 萬元)給甲○,惟其後有6 、7 張因公司債務問
題而跳票。
(三)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30至131頁
問:(提示:播放93年3 月15日16時57分、17時33分蔡錦鴻(00
00000000)與MUTTER(000000000000)通訊監察錄音並提示
譯文)你表示「我有答應我兩個朋友,但我想這並不適宜在
電話上談、幫我一個忙,因為實在減了不少,對我朋友,它
會是一個問題,我不知如何跟我朋友說」、「從你的部分,
你為我負擔10﹪的稅,因為我還要負擔包括我朋友的稅」,
所指朋友係何人?上開二通電話主要談論內容為何?
答:(聽聞播放錄音並檢視譯文後作答)該兩通電話確為我和MU
TTER的通話,談話內容與譯文記載相符;我與MUTTER,白尚
飛向我表示依據許建都計算式,支付給我的佣金要扣除稅捐
等費用15萬美元,變成我的顧問費降為1 百15萬美元,我乃
請MUTTER同意由我應匯回張國平的30萬美金中負擔10﹪的稅
(三萬美金);而我於89年5 月間簽訂之顧問合約,是以我
哥哥蔡奉文所開立之Topbase 公司名義簽的,當時我有向他
表示,事後會支付他合約金額20%(含10%稅捐),我所稱
的兩個朋友其中1 個是指我哥哥,另1 個則是指卓伯源。
(四)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33頁
問:(提示:播放93年5 月13日14時53分蔡錦鴻(0000000000)
與張國平通訊監察錄音並提示譯文)主要談論內容為何?你
於所播放通話中表示「130 萬是我跟Mutter、白尚飛三個人
坐在一起講好的」,詳情為何?
答:(聽聞播放錄音並檢視譯文後作答)該電話確為我和張國平
的通話,談話內容與譯文說明記載相符;我與張國平談白尚
飛將1百30萬美金砍成115萬美金(係最後議定合約金額百分
之六),但仍比照總數4.75﹪分配,據張國平向我表示,Mu
tter跟張國平拿其中1.25﹪,並要求分配給立委黃政哲,總
共可得30.3萬美金,我另請張國平要求Mutter接受同意分擔
3 萬美金稅,亦即Mutter跟張國平總共可實拿27萬美金,此
次先拿八成,21.8萬美金;而我所稱「130 萬是我跟Mutter
、白尚飛三個人坐在一起講好的」,是在93年2 月6 日,我
和Mutter到Taisel公司,在白尚飛辦公司內談妥的,當時係
以合約金額4.75﹪計算,扣除尾數為1 百30萬美金,但並未
簽立書面文件,所以我在93年3 月1 日寄給ALCATEL 公司的
請款發票即為1 百30萬美金。
(五)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34頁
問:(提示:92年11月17日15時51分張國平與蔡錦鴻通訊監察錄
音譯文)你於所播放通話中表示「台鐵車廂案,目前只有一
家日本而已,我的重點我們不是去bid ,聽的懂我意思嘛」
、「因為目前只有一家」,我如果出來,他們一定會……」
,意旨為何?你與張國平就台鐵車廂案顯示有意搓圓仔湯得
利,你有何解釋?
答:(聽聞播放錄音並檢視譯文後作答)92年11月17日15時51分
通訊監察譯文,確係我和張國平之通話,我那時因國道電子
收費系統和立委劉文雄有一些不愉快,而立委劉文雄他亦有
意爭取台鐵車廂案,我只是要故意參標阻撓他們,其後劉大
福提供台鐵車廂案資料給我,發現本案規格(軋距採日規)
及價格已為日商Hitach量身訂做,我瞭解後只好放棄。
(六)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34至135頁
問:(提示:播放92年10月2 日20時52分張國平與蔡錦鴻通訊監
察錄音並提示譯文)你2 人談論內容?另擬於所播放通話中
向張國平表示「我丟給交通部,叫交通部丟下來就好」、「
我等下會跟我朋友,因為我大概下週一就出手。我要先看一
下採購法」、「我今天還沒跟他碰面,他今天太忙,約我10
點去他家,但是太晚了,我想明天再說。我先想辦法擺進來
再說,擺進來,他就非得跟我談不可了」
答:(聽聞播放錄音並簡式譯文後作答)我在該電話中是和張國
平談前述frauscher 資本額之事,因MUTTER告知我frausche
r 資本額很低,並傳真1 份國外徵信調查資料給我,我先和
張國平討論後,張國平原有意透過劉大福出面處理,我則表
示會研閱採購法相關規定後,透過交通部(宋乃午)發交台
鐵處理即可,因當時張國平及我已與吳定發洽談本標合作事
宜,但一直未定案,我一方面想提高登陽公司提高投標成本
,一方面希望藉由此一動作促使 吳定發繼續洽談本標合作
事宜,事後我透過立委卓伯源、宋乃午分別發交台鐵處理,
但並無結果。
◎93年8月11日蔡錦鴻調查筆錄【節錄】
(一)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37至139頁
問:你前供述,MUTTER透過你安排,與吳定發、駱一華等人洽議
,決定由阿爾卡特公司支付70,000,000元予吳、駱二人退出
本標案實質競標行列,據吳定發供述,前述不法協議的開端
係由你透過劉大福前去找吳定發洽談,是否如此?
答:是的,剛開始是因為雙方就台鐵計軸案搞來搞去太久,我跟
劉大福都覺得累了,我於是透過劉大福一起找吳定發談合作
事宜,時間地點我不記得,當時主要係達成可以合作共識,
後來我請Mutter來台,當時在場者有吳定發,劉大福有無在
場我記不得,主標一方採用對方提供的機器設備,提供機器
設備者不投標。
問:(提示:92.7.30 ,21:39蔡錦鴻張國平通訊監察內容及譯
文)提示之通訊監察內容是否為你與張國平之對話內容?譯
文是否與對話內容相符?
答:是的。
問:前提示對話內容中,你表示「他們現在要投降了,.. 他 後
來又找我出去談」、「我就去找宋先生」、「大福,昨天早
上」一大早他就找我過去,吳董願意讓我們來bid (投標)
」、「他們」、「他」、「宋先生」、「大福」、「吳董」
各指為何人?
答:「他們」、「吳董」指吳定發,「宋先生」、「大福」分別
係指宋乃午、劉大福,吳定發會去找宋乃午,主要是去找宋
乃午支持登陽公司及把ALCATEL SAEC out(出局),事先宋
乃午有告知我,但當時宋乃午亦不知吳定發所為何事,我有
猜到吳定發一定是為把ALCATEL SPEC out,我請宋乃午告知
吳定發只有二家才可開標,只有一家廠商無法開,我記得事
後宋乃午告知我,他有告知吳定發此事不可能,只有二家才
可開標,只有一家廠商無法開。
問:前提示對話內容中,你提及「大福,昨天早上一大早他就找
我過去,吳董願意讓我們來bid ,他希望去新加坡談」意指
為何?
答:是的,吳定發在見了宋乃午後,覺得把ALCATEL SPEC out的
機會不大,於是就透過劉大福在92.7.29 向我轉達吳定發願
意退出本標案,同時提出由我設法提高底價的要求,當時雙
方均提出備標成本,並達成當底價是9.4 億元時,補貼對方
6 千萬元的利潤,若底價提高,利潤相對提高,超過9.4 億
元以上的部分,當作退出本標案一方的利潤。
(二)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39頁
問:據前提示之通訊監察內容,為何係由你設法提高底價?你如
何處理?
答:因如我不答應設法提高底價,吳定發會認為我沒有出力,故
我有透過立委卓伯源向台鐵反應歐元匯率變動過大,希望提
高底價;吳定發也有以相似理由向台鐵要求提高底價,惟不
知透過誰反應。
(三)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40至142頁
問:(提示:93.7.31,09:54蔡錦鴻與劉大福、17:03 蔡錦鴻
與許建都通訊監察內容及譯文)提示之通訊監察內容是否為
你與劉大福、許建都之對話內容?譯文是否與對話內容相符

答:(經聆聽錄音及詳視譯文後作答)是的。
問:前提示對話中,何以你要向劉大福表示「我剛剛從TRA 出來
,ceiling (指當時歐元)那個不能見文字」?而劉大福又
何以表示「他說卓去講一下,一定會配合,可是見文字就很
糟糕了」?
答:劉大福所說TRA 指台鐵,卓指卓伯源,「他」指誰我不清楚
,當時劉大福轉達台鐵意思,反應歐元匯率變動過大,要求
提高底價,不要見諸文字,只要請卓伯源出面說就好了,局
長黃德治就會答應。
問:(提示:92.8.5,17:35蔡錦鴻與張國平通訊監察內容及譯
文)提示之通訊監察內容是否為你與張國平之對話內容?譯
文是否與對話內容相符?
答:(經聆聽錄音及詳視譯文後作答)是的。
……
問:前提示對話內容中,張國平問你:ok,4.75%你是不是有3.
5,不是嗎?另外一點3.5有無任何包括給黃先生?你回答:
3.5,我跟mutter談好,他要付稅金10%。黃,沒有啊。所
指為何?
答:4.75%指得標價的4.75%,其中的3.5 %是我個人應得的佣
金,剩下的1.25%應該是指其他人(Mutter、張國平、及立
委黃政哲等人的),Mutter要負擔1.25%部分的稅金10%。
(四)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46至147頁
問:(提示:92.10.15,15:48蔡錦鴻與張國平通訊監察內容及
譯文)提示之通訊監察內容是否為你與張國平之對話內容?
譯文是否與對話內容相符?
答:(經聆聽錄音及詳視譯文後作答)是的。
問:你向張國平表示:「昨天晚上有跟吳先生及大福碰面,他們
提出如果德國那邊開出信用狀」,何意?
答:92.10.14晚上我與吳定發、劉大福見面,吳定發要求ALCATE
L 出信用狀(guarantee letter)給登陽公司,以保障退出
投標者之權益,但因我與劉大福並不了解信用狀的模式,所
以打電話問張國平,張國平認為信用狀可行,提議以「研究
報告」當作服務,但事後張國平轉達Mutter意思並未採行,
原因記不得了。我在聽取張國平意見後,曾將吳定發要求AL
CATEL 出信用狀一事轉告在旁的許建都,許建都說他不管、
也不懂。
……
問:何以你與吳定發洽談退出本標案之協議情事,劉大福會在場
?渠知道你們廠商間的協議時,意見?
答:因當時劉大福幫我處理本案,當場吳定發要求ALCATEL出信
用狀,他不懂也未表示意見。
(五)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47至148頁
問:前提示對話內容中,Mutter所稱:「我會在10月跟駱一華(
Mr.lok)在曼谷見面」,係因何事?與何人會面?結果?
答:MUTTER應該係表示他與駱一華會在11月初在曼谷見面,就已
經與吳定發達成初步協議洽商,但我不知道後來有無確實見
面。我當時告知Mutter,劉大福(Dave Liu)告訴我,吳定
發對價格部分已同意,但駱一華可能會針對ALCATEL 沒有合
格認證一事作小動作,要求提高價格,我請Mutter準備合格
認證文件。
(六)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51頁
問:前提示內容中,張國平所稱「如果我們贏的話,.. 你 的總
共是4.75%,3.5 是你的嘛,1.25是他的嘛,包括稅金」,
所指為何?
答:張國平意指如果ALCATEL 得標的話,我們可分到得標價的4.
75%,共3 千8 百萬,其中2 千8 百萬歸我、也就是3.5 %
是我的,1.25%(共1 千萬)應該是指其他人(Mutter、張
國平及立委黃政哲等人的),Mutter要負擔1.25%部分的稅
金10%。
問:前提示對話內容,張國平又稱:「今天如果西門子贏的話,
ALCATEL 只能夠得到7 千萬,他現在不管怎麼樣,他一定要
4 千萬給公司,要不然公司不會接受,所以現在只剩下3 千
萬,剩下3 千萬如果根據那個比例來算的話,你就能夠得22
10萬,然後那個要7900萬」所指為何?
答:張國平意指如果西門子公司贏的話,ALCATEL 公司只能夠得
到7 千萬,其中4千萬要給ALCATEAL公司,剩下3千萬,依4.
75%比例我能夠得2210萬,其餘790 萬應該是指給其他人(
MUTTER、張國平及立委黃正哲等人的),「7900萬」應該是
張國平口誤。
(七)94年度他字第7318號卷第153頁
問:劉大福向你表示「我該說都說了,逼太緊又不對,像上次不
歡而散,再看幾天吧!最大威脅都講出去啦?」,意指為何

答:就是指事前雖有協商雙方合作的方式,但都沒有達成共識,
每次都沒有結果。
◎蔡錦鴻93.12.17偵訊筆錄【節錄】
問:(提示92年11月26日蔡錦鴻和Mutter的傳真資料)為何此份
資料顯示阿爾卡特公司會支付你3千2百萬元新臺幣?
答:我們在協商過程中有談到如果由西門子公司使用阿爾卡特公
司的系統得標的話,阿爾卡特公司會支付我3 千2 百萬元


發表您的看法

Add a New Comment
or Sign in as Wikidot user
(will not be published)
- +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